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地藏经讲解

地藏经原文白话文

编辑:姚梦发布时间:2019-07-16 17:01:54阅读次数:

辟支佛,梵文叫辟支迦罗,我们叫缘觉,他修道常常居在水边林岩的下面,或者独宿在孤峰的上面;春天观看百花的开放,秋日观看黄叶的凋落,将外缘的境界,收归自己的观觉里来,所以叫做缘觉。修这种缘觉,聪敏的人也要修四世,愚钝的人要修到一百劫,方才可以证到。

地藏菩萨,有威德、有神通,所以能叫一切外道畏惧折伏,还发宏誓,拔尽六道众生的苦楚,愿令一切众生先成佛道。这都是他久远劫来,积累的功德,他的力量,所以出人思议的表。因此能使未来世人对于他的福田,稍些种一下子,便有伟大福报的收成。

【文殊师利,是地藏菩萨摩诃萨于过去久远不可说不可说劫前,身为大长者子。时世有佛,号曰师子奋迅具足万行如来。时长者子见佛相好,千福庄严。因问彼佛,作何行愿,而得此相。】

(解)佛又叫著文殊师利说:‘这地藏菩萨摩诃萨,在于已经过去久远得不可以说尽、不可以说尽的劫数以前,他的身曾经做了大长者子,这个时候的世上有一尊佛,名叫狮子奋迅具足万行如来。这时候长者子见了这尊佛的相好,是一千种福业所庄严的,因此就去问这尊佛:“是做了怎样的行为、立了怎样的大愿,能够得到这种好相?”

(释)上面佛曾说,地藏菩萨是从小乘修起来的,但是为甚么要发起修行的心来呢?所以又叫著文殊,说出他做凡人的时间发心修行的一节原由来。不但答尽了文殊问的妙意,而且完全可叫大众消灭疑谤。

大长者子要有十种的福德:一要姓贵;(须生在皇帝大官的宗族里。)二要位高;(像宰相等一样的大官。)三要大富;(有几千几百万的家财。)四要威猛;(生得严重威肃的模样。)五要智深;(生得聪明还有很深的学识。)六要年耆;(年纪既然高了,他人又都肯佩伏他。)七要行净;(品行高洁,没有一些龌龊举动。)八要礼备;(礼貌很完全,可以给人家做模范。)九要上叹;(使得皇帝也来称赞他。)十要下归。(四海的平民,都喜欢来归顺他。)有这十种福德,方才名义相符了。长者是有德的老年人通称;子是称他作君子,也如孔子老子一样。

狮子奋迅万行具足如来,是借狮子来比喻,狮子是百兽的王,比喻佛法是修万行法中的王;奋是发怒振作,迅是进行很快,是比喻修万行具足的人,只要有奋发的慧力,那昏瘴自然消灭的,只要有进行很快的定力,至理自然不会间隔的了。

如来也是通称。看过去有分别的叫做相;越看越爱的叫做好。佛的相是随了机缘而应现的,或现三十二种相、八十种好,或现无量的庄严、无边的相好,都从外境映入心里,现出来的,所以大小好坏也不一定。现在长者子所见的佛相,是佛修得的好相,(因菩萨修十善业,每一种业,有十种心,这样拼合起来,成会一百种福,由一百种福,再互相映照起来,就变成一千种福了。)所以没有一种相不好的、没有一种不使得人爱的,长者子也知道这相,是佛修成的,所以他便请问佛:‘是做了怎样行愿,而能够修到这种很好看的妙相?’

【时师子奋迅具足万行如来告长者子:欲证此身,当须久远度脱一切受苦众生。】

(解)‘这时候,师子奋迅具足万行如来,告诉长者子说:“你要证得这种身体,应当要久远的度脱一切受苦的众生。”’

(释)长者子既然去请问了他,师子奋迅具足万行如来,自然也要很明白的去回答告诉长者子说:‘你要希望像我一样的许多好相么?那你应当永远行菩萨的道行,来度脱六道里一切受苦的众生,方才可以得到像我一样的身体,生得有一千种福业所庄严的相好哩!’因为众生没有一个不受苦的,最可怜的受了许多苦,他还同做梦一般的不觉得,所以如来叫他,要引度超脱他们。

【文殊师利,时长者子因发愿言:我今尽未来际,不可计劫,为是罪苦六道众生,广设方便,尽令解脱,而我自身方成佛道。】

(解)佛又叫著文殊说:‘这时长者子,因听到如来告诉他这种的话,他立刻就发起誓愿来说:“我自今天起,尽我未来的时日,不可以计算的许多劫数,为这一般犯罪受苦的六道众生,很广大的设立种种的方便计策,统统要叫他们解脱了罪业苦恼,而后把我的自身,方才再来成佛。”

(释)长者子听了上面师子奋迅如来的话,就立刻先发起誓愿来。因为誓愿是修行的先导,无论你修那一种,不发愿是修不成功的,所以长者子就发誓愿,先行菩萨道,来度尽六道(六道上面已注过)众生的罪苦。我们是人道,就来谈一谈人道的苦恼罢!

我们住在娑婆世界的人,种种的苦是说不尽的,现在先将八种苦来说一回,因为这八种苦是很公平的,无论你富贵贫贱,都逃不过,都要受的。

第一种叫生苦,一个人盘在娘的肚子里,气闷得了不得,若娘吃了东西下去,像山压下去一样重的难受,等到生出来的时候,就像二座山把他夹住,他硬在山缝里钻出,这痛苦更利害了,所以小孩一下地就哭,也就是这个缘故。

第二种叫老苦,要瞧东西眼已花了、要听说话耳也聋了、要吃果饼牙齿脱落了,多走腿又酸、多坐背要痛,格外怕冷、也格外怕热,你想苦不苦呢?

第三种叫病苦,一个人一生了病痛,那是更苦了,要吃吃不下、要睡睡不著,难过得求生不得、求死不得,疼痛得叫天不应、叫地不应,人家代也代不来的,这种种痛苦,正是难以形容的哟!

第四种叫死苦,临死的苦,更利害了,要说话舌根硬了、痰也涌塞了,要透气,气管闭了,浑身上下,四肢百节,处处硬生生的拆开来,俗话说,死如黄牛活搏,你想这痛苦说得出么?

第五种叫爱别离苦,就是很可亲爱的父母兄弟、妻儿子女、要好的亲戚朋友,或为了谋衣食、或为了刀兵水火等各种恶环境的逼迫,不得不各走各的路;像要死的时候,眼瞪瞪的瞧著亲爱的人、可爱的各种东西,一一分别,所以死时都要流泪,就可以看出他心里的悲苦了。

第六种叫怨憎会苦,大凡一个人总有不知己的人,或是有仇怨的人,不要他碰见,他偏会和你碰见;譬如强盗,是人人憎恶他的,有时也会碰到他,不损失金钱,就伤你性命,这是常有的事。

第七种叫求不得苦,就是要东不得东、要西不得西,譬如我要想好的物件、我要事情成功、我要交几个好朋友,偏偏都没有,也都做不到,弄出种种不称心的烦恼来。

第八种叫五阴盛炽苦,五阴:第一叫色,是把种种看得见的东西,都包括在内;第二叫受,就是所受的各种苦乐的境界;第三叫想,就是心里乱起的好坏的杂念;第四叫行,就是说心里杂乱的念头,一个才去,一个又来,接连没有停息的;第五叫识,就是分别各种东西、各种境界的好坏的心意;这五阴,把人的本来灵性,都遮盖住了,就叫人糊里糊涂、不知不觉的生出贪嗔痴三种坏心来;五阴盛炽,是说五阴像火势一样烧得猛烈,现在再把贪嗔痴三种坏心,转到五阴上去,像把干柴投进烈火里去一样,自然烈烈烘烘烧得更利害了,就会造出种种恶业来。

要晓得上面的七种苦,就是都从著末一种造出来的,若是第八种苦不除去,下一世还要就前面的七种苦报,再下一世,也是一样的,所以这八种苦,是循环的报应。我们人道居第二,已经苦得了不得了,再下去地狱、饿鬼、畜生道的苦,自然更是说不尽了,佛所以叫菩萨,来度脱这一般受苦的众生。现在我们要解脱这种种苦,也许就在这一部经内,寻一条极便当的出路,方才可以永世不受这种种苦恼。

【以是于彼佛前立斯大愿,于今百千万亿那由他不可说劫尚为菩萨。】

(解)‘所以在于这尊佛的前面,立下了这个大愿,到如今已有百千万亿那由他不可说的劫数,尚不肯成佛,偏要做普度众生的菩萨哩!’那由他数是几千万。

(释)这一节,上面两句,是结束前面的立愿,下两句是实行所立的誓愿。地藏菩萨,在沙尘比喻劫数的以前,在师子佛前,立下这个度生的大愿,一直到现在,他要度脱众生的道心,一些也不退转,同起初一样的。他的不愿成佛,仍旧努力做菩萨,也是承顺佛的教训,承顺是不逆,就是孝顺;菩萨从先前修到现在,世世双亲,都得著超升的利益,那地藏大士,也真是无可比方的大孝子了。

【又于过去不可思议阿僧祇劫,时世有佛,号曰觉华定自在王如来。彼佛寿命四百千万亿阿僧祇劫。】

(解)‘又于过去无量无数的劫以前,这时世上有一尊佛,佛的名号叫觉华定自在王如来,这佛寿命的长,四百万亿无量无数的劫。

(释)梵文阿僧祇劫,我们叫无量数;这数的大,非我们凡夫所想得出、算得出的,叫做不可思议。觉悟时心境朗开,如华开敷,故称觉华;定能生慧,慧即觉果,故定名觉华;既得觉果,于法自在,自在即王,故称自在王;如来是各尊佛的通称,像我们称先生一样的。

佛的寿命为什么有这样长呢?因为佛有三种身体,一叫法身,是佛把真实平等的性,来做他本体;二叫报身,是佛修种种功德,修得长、积得多了,就现出极庄严好相的身体来;三叫应身,这应身是凡人修道感应了佛所化的,所以多得像天上的月光印水一样,只要地下有水,月光就为印入的。现在把佛的三种的身体寿命,都合起来,你想这寿命的长还可以计算么!但是你们也不要弄错了,当做佛真个有三个身体,其实佛仍旧只有一个法身,其余二种是修功积德,自在得来的报应呀!

【像法之中,有一婆罗门女,宿福深厚,众所钦敬,行住坐卧,诸天卫护。其母信邪,常轻三宝。是时圣女广设方便,劝诱其母,令生正见。而此女母,未全生信。不久命终。魂神堕在无间地狱。】

(解)‘在那位佛的像法时代中间,有一位婆罗门种族的女子,因前世的宿福,积得很深厚,所以大众都很钦佩、很敬重他。他行住坐卧的时候,也有各天的天神来保卫护持他的。但是他的母亲,相信了邪道,看轻佛法僧三宝的,是在这时候,圣女广大的说出方便法门,来劝他的母亲,叫他发生正真的见识,来信佛法。然而这位女子的母亲,还不能够生出完全相信的心来。但是没有多久,他的母亲命终了,他的魂神也就堕落在无间地狱里。

(释)像法,是佛的法运,不同正法时代的一样真确,不过还算像个样子;这等时间,佛早已入涅槃,但有佛像住世,所以叫像法。婆罗门是劫初梵天降下来的种族,犹如我国的道教。这个女子是精勤修行而寡欲的处女,前世也很欢喜行善事,积德很深,所以今世也生性很宽厚,人家都会钦佩他;而且他心术也是极端正,所以行住坐卧,没有不端正而威严的。他还能孝顺父母、敬重三宝,自然感应诸天鬼神来保障、来护持他;有这种种端正行为,自然可称做圣女,众人那会不来恭敬他呢!因为他很孝敬,所以见他的母亲相信邪教、看轻三宝的罪,是很重的,他就来想各种的方便法子,和顺的、慢慢的来奉劝他的母亲,来相信佛法的正道;但是他母亲外貌是像相信了,心里仍旧没有相信,这就是不完全相信,所以死了还是要堕落到地狱里去。地狱是在地下受苦的地方,犹如牢狱,在这地狱受苦,常时不休息的,叫做无间。

【时婆罗门女,知母在世,不信因果,计当随业,必生恶趣。遂卖家宅,广求香华,及诸供具。于先佛塔寺,大兴供养。见觉华定自在王如来,其形像在一寺中,塑画威容,端严毕备。时婆罗门女瞻礼尊容,倍生敬仰。私自念言:佛名大觉,具一切智,若在世时,我母死后,傥来问佛,必知处所。】

(解)‘自从他母亲死过以后,在这时,婆罗门女知道他母亲活在世上的时候,是不信因果的,若应当随他所造的罪业去计算,那么我的母亲必定要生到三恶道里面,去尝恶趣味了。但是婆罗门女是一位孝女,岂有母亲堕到恶道里去,有不去救的道理么?所以他就想出救他母亲的好方法来了。遂把他家里所有的东西,以及屋宅田产都卖去了,把卖下来的钱,再去很广遍的搜求购买许多好的香、好的花,以及种种供养佛的器具,亲自拿了这一类东西,到各处先前人所造的佛像、宝塔、寺塔里,大兴起供养佛的善事来。有一天,见一尊觉华定自在王如来,他的形像在一个寺院里,无论是塑的、是画的,都是有威德的容貌,端正庄严,没有一种不齐备的。这时婆罗门女见到了,就去瞻望礼拜这尊佛的容貌,加倍的生出一种恭敬信仰的心来。他自己私下默默的想念著,在心内说:“佛的名号叫做大觉,具足一切的智慧,倘若这尊佛还活在世上,我母虽然已经死过了,倘若来问这尊佛,他一定会知道我母亲神魂所在的地方。”

(释)凡是一个人死去到幽冥界里,善恶都是根据活在世上所做事情所定的。谤毁三宝、不信因果的罪,是很重大的,所以孝女计算他母亲一定要堕入三恶道里去。家业屋宅等,都是他父母的遗产;但是置产业,即是作罪业的根源,因为悭贪心不盛,产业就置不成了,邪见也发不起了;现在孝女把他统统卖了,就是消灭他父母罪业的根源;再把卖去的钱,买种种供养具,也就是代他父母将功赎罪的一个好方法。香有潜通法界的能力;华表示以因克果的意义;所以这两种是供佛最要紧的。佛有三十二种好相,这觉华定王如来都齐全的,所以孝女一见就很感动,凭著一片孝心,至诚专意的瞻礼他。瞻是目不动睛的望著佛祈祷;礼是五体投地的膜拜;现在孝女瞻了又拜、拜了又瞻,加倍恭敬,还不动唇舌的私心默念,要求佛指示他母亲的下落。敬念的孝心既然长久了,感动也到了极巅,自然要流出悲哀的泪来了。

【时婆罗门女垂泣良久,瞻恋如来。忽闻空中声曰:泣者圣女,勿至悲哀,我今示汝母之去处。】

(解)‘这时候婆罗门女垂下头泣得很长久,心里还不住的祈祷、瞻望、依恋这尊如来,一定要求这尊如来指示他母亲所在的地方,忽然闻得空中凭空的发出说话的声音来说:“悲泣的圣女呀!勿要过于悲哀了,我现今指示你母亲所在的去处吧!”

(释)孝女既然有这样长久恳切的情态,自然能使感应交道,动佛的慈悲,来指示他。泣是无声流泪。因眼瞻佛容、意恋如来,在这种长久的沉静中,所以能闻到佛来安慰他、指示他的说话;也就是倾家兴大供养、行孝道,感召的报应。圣女,是称他是正直贤德的女子。

【婆罗门女合掌向空,而白空曰:是何神德,宽我忧虑。我自失母已来,昼夜忆恋,无处可问知母生界。时空中有声,再报女曰:我是汝所瞻礼者,过去觉华定自在王如来,见汝忆母倍于常情众生之分,故来告示。婆罗门女闻此声已,举身自扑,支节皆损,左右扶侍,良久方苏。而白空曰:愿佛慈愍,速说我母生界。我今身心将死不久。时觉华定自在王如来告圣女曰:汝供养毕,但早返舍,端坐思惟吾之名号,即当知母所生去处。】

(解)‘婆罗门女一听到这话,立时合掌向著空中,而且望空的说:“这是何处来的神灵?有这样的大恩德,来宽慰我忧愁的思虑,我自从失了母亲以来,无论昼夜,终是忆记著、眷恋著我的母亲,但是无处可以去问,知道我母亲现在所生的境界。”这时候,闻得空中又有声,再来告诉圣女说:“我就是你所瞻礼,已经过去的觉华定自在王如来。见你忆念你的母亲,加倍的过于平常情性众生的情分,所以来告示你知道。”婆罗门女闻了这佛的声音,举了全个的自己的身体,望空扑了过去,这猛力的一扑,把四支的骨节都跌损伤了。经了他左右的侍女扶持起来,已是昏晕过去,又经过了许多时候,方才苏醒转来,而且还要向空中祈祷说:“愿佛发慈悲怜愍我,从速说出我母亲现在所生的境界,因为我现在身体和心,离将死已经不长久了。”这时,觉华定自在王如来又告诉圣女说:“你供养的事做罢,但要早些回返到家里,端正的坐定,思念我的名号,即当使你知道你母亲现在所生的去处。”

(释)孝女本来是很记忆他母亲的,并且急于要知道他母亲,生在什么地方、什么道里的心都很切,现在一听得佛的说话,自然不顾身体的扑拜过去了;况且此身本为母亲的遗体,既然死了我的母亲,我这身体还有什么可惜呢?外身既已跌伤了,内心又是这样忧苦,自知不久将要死了;但是死是不要紧的,我母现在究竟生在什么去处?那是一定要知道的,所以忍了疼痛,依旧望空的祈祷,佛来怜愍他,从速的告诉他母亲现在所在的地方。因为他既有这样至诚的孝心,佛自然也可怜他,预备告诉他了。

【时婆罗门女寻礼佛已,即归其舍。以忆母故,端坐念觉华定自在王如来。经一日一夜。】

(解)‘这时,婆罗门女听了佛的话,赶紧把遍处的佛都瞻礼供养罢了,即刻回到他的家里。因为忆念他母亲的缘故,所以很端正的趺坐好了,专心的念觉华定自在王如来。这样念到经过一日一夜。

(释)孝女能专心忆念他母亲,自然依佛的教饬,也专心一意去念佛。因他具有这种至诚的专一心,所以能和佛心相契合了。所以须一日一夜的意义,古注说,日是表示孝女觉悟心的光明;夜是表示他母亲不信因果痴迷心的晦暗。

【忽见自身到一海边,其水涌沸,多诸恶兽,尽复铁身,飞走海上,东西驰逐。见诸男子女人百千万数,出没海中。被诸恶兽争取食啖。又见夜叉,其形各异,或多手多眼,多足多头,口牙外出,利刃如剑。驱诸罪人,使近恶兽。复自搏攫,头足相就,其形万类,不敢久视。时婆罗门女以念佛力故,自然无惧。】

(解)‘正在念佛的时间,忽然瞧见自己的人身,到了一重海的边上。但见这海里的水,像滚汤一样的涌沸著,许多凶恶的兽,都是铁做的身子,飞一般的在海上东赶到西、西赶到东,很快的驰逐。又瞧见许多的男子和女人,有百千万数的多,一时浮出海面来,一时没入海中去,又被这许多凶恶的兽,像争夺一般的,把这些男女取来吃食。还瞧见有许多夜叉,他们的形状各各不同的,有的生了许多手许多眼,许多头许多足,口里的牙齿,都向外露出,锋利得像刀剑一般,驱逐这许多受罪的人,使他们跑近恶兽一边去,好叫兽把他们咬吃;而且自己也用手像捉虫一般,把他们搏攫过来,把攫来的人随便玩弄,或把人的头和足都团在一块儿,或把他拉长来,或把他撕了、折断了抛去。这种种玩弄的状态,是有千万种的样子,孝女也不敢久视。但这时,婆罗门女仗著念佛,得佛力保护的缘故,瞧到这种形状,自然也没有什么恐惧了。

(释)因孝女一心念佛,念到入定,自然使心地光明,更仗了佛力,所以可见到这种境界。夜叉,是行走很迅疾、举动很敏捷的鬼,又还能飞行空中;但是种类也很多的。搏,是用手击扑;攫,是用爪捉持的样子。

【有一鬼王,名曰无毒,稽首来迎,白圣女曰:善哉菩萨!何缘来此?】

(解)‘有一个鬼王名叫做无毒,见了圣女,对他叩了头来迎接他,而且对圣女说:“善哉菩萨,为什么缘故会到此地来?”

(释)凡是有福德的,方才可以称王。这鬼王有什么福德呢?因这个鬼,存心肯怜愍人,不肯毒害人的,所以称王,也就叫他做无毒。但是这无毒鬼王,也是菩萨所化的,不是那有这种怜愍人的慈心呢?稽首,是把首叩到地上一刻儿。善哉,是欢喜的称赞。

【时婆罗门女问鬼王曰:此是何处?无毒答曰:此是大铁围山西面第一重海。】

(解)‘这时婆罗门女,就问这鬼王说:“这是什么地方?”无毒回答说:“这里就是大铁围山的西面第一重海。”

(释)我们的碱水海外面,有一座山,就是大铁围山。这山没入水里有三百十二由旬,出水外也有三百十二由旬,山的四边都是水,这周回的水,有三十六亿八千四百七十五由旬,第一重海,就在这中间。

【圣女问曰:我闻铁围之内,地狱在中,是事实不?无毒答曰:实有地狱。】

(解)‘圣女又问他说:“我听说铁围山的里面,有地狱在这中间,这是实在的事情么?”无毒回答说:“实在有地狱的。”

(释)实有地狱,这意义是地狱本来是虚设的,因为世间上的众生,身做恶事、口出恶言、意起恶念,又喜烹杀来祀鬼神,因为积成种种的恶,造成实在的地狱了。

【圣女问鬼王曰:我今云何得到狱所?无毒答曰:若非威神,即须业力,非此二事,终不能到。】

(解)‘圣女又问鬼王说:“我现今为什么得到这地狱的地方来?”无毒回答说:“倘若不是有威德神通的人,也即须要有业力的人,不是有这二种事的人,终不能到这地方的。”

(释)圣女自己想,我是敬信佛法的人,一身没有罪业,为什么也会到地狱里来呢?所以起了疑心来问鬼王。有威德神通的人,方才可以到地狱中来,或是救度人、或是来游观;犯了身口意三恶业的人,因临终时受了业力的牵缠,到这地狱里来受苦报的。

【圣女又问:此水何缘,而乃涌沸,多诸罪人及以恶兽?无毒答曰:此是阎浮提造恶众生新死之者,经四十九日后,无人继嗣,为作功德,救拔苦难。生时又无善因。当据本业所感地狱,自然先渡此海。海东十万由旬,又有一海,其苦倍此。彼海之东,又有一海,其苦复倍。三业恶因之所招感,共号业海,其处是也。】

(解)‘圣女又问鬼王说:“这海水是为什么缘故而会涌沸的?又为什么有这许多的罪人,以及各种恶兽?”无毒回答说:“这都是我们的阎浮提世界,造恶作业的众生,是新死的人,经过四十九日以后,没有人继嗣,给他做功德,替他救拔应受的苦难;活的时候又没有乐善好施的因缘。应根据他在世本来所造的恶业,去受他自己所感召的地狱,自然一定要先度过这一重海;这海的东面过去十万由旬,又有一重海,他的苦楚还要比这重海加一倍;这重海的东面,还有一重海,他的苦楚又要加一倍;这三重海,都是众生三业恶因所感召成的,总共的名号,就叫业海,这地方就是。”

(释)阎浮提,一株大树的王,周围有七由旬,高百由旬,四布的枝叶有五十由旬。我们的世界叫南赡部洲,也依这大树王立名的。凡是人死了每七日一变化,阎王定罪,虽是照活时的恶业据定,但是也要过七七日方才判实;若这七七日内,有承继的孝顺子孙,每一七替他念佛拜忏,将功补过,自然把他应受的苦难,都救拔了;若七七日内,无人承继去替他救拔,自然要受苦受难了。但是受这利害的苦难,也都是自己三业恶因所感召的。现在我把这三业恶因来说一说,使得诸君都可以改恶向善。

一是身业,身所做的恶事有三种:第一是杀生,无论最小的蚊子跳虱,也不能去弄杀他;第二是偷盗,就是人家的一梗草,你没有问人家讨过,也不可以拿的;第三是邪淫,除了正式妻妾以外,其他都不可犯的。

二是口业,口所犯的恶业有四种:一是妄语,就是说谎;二是绮语,就是谈妇女的秽亵;三是两舌,就是搬弄是非;四是恶口,就是咒骂。

第三是意业,意所犯的恶业也有三种:一是贪欲,就是贪得而不肯知足的欲望;二是嗔恚,就是怒目发火;三是愚痴,就是不信佛法,去信邪说。由这身口意三业,做出了十种恶因,再由这三业恶因,去感召成三重倍加苦的业海,以及种种的地狱,叫作恶的人,去自作自受。

【圣女又问鬼王无毒曰:地狱何在?无毒答曰:三海之内,是大地狱,其数百千,各各差别。所谓大者具有十八,次有五百,苦毒无量。次有千百,亦无量苦。】

(解)‘圣女又问无毒鬼王说:“你说铁围山里实有地狱的,那么现在地狱在什么地方呢?”无毒回答说:“三海的里面,都是大地狱,他的数目几百几千的多,这几千几百的地狱,都不相同,每一个地狱有各式各样的差别。所说大的具有十八重,次一等的有五百重,他里面所受的毒痛的苦难,和施刑狠毒,是说不尽的;再次一等的,还有千百重的小地狱,也有说不尽的痛苦。”

(释)据经论上说,地狱可以分三类把他都收摄尽了:一是热狱;二是寒狱;三是边狱。热狱有八重,在我们阎浮海的底下重叠而居的;寒狱也有八重,在铁围山的底下,仰上居住的;边狱分山间、水间、旷野三处居住的。

十八大地狱,分八热、八寒、一正、一边,照十八泥犁经上说,第一重名光就居,他的人和人一相见,大家就互相斗杀,虽然杀伤了,也不肯死的,人又生得很长大,人间三千七百五十岁,他只有一日;(三十日为一月,十二月为一年,经过一万岁,就是人间的一百三十五亿岁。以下十七重地狱的苦,和岁数的长,倍倍加增。)第二重狱名居虚倅略,这里的一种苦,已经要当一重的二十种苦了;第三重狱,名桑居都;第四重狱,名楼;第五重狱,名房卒;第六重狱,名草鸟卑次;第七重狱,名都卢难但;第八重狱,名不卢半呼;第九重狱,名乌竟都,是寒冷冻身的;第十重狱,名泥卢都;第十一重狱,名乌略;第十二重狱,名乌满;第十三重狱,名乌藉;第十四重狱,名乌呼;第十五重狱,名须健居;第十六重狱,名末都干直呼;第十七重狱,名区逋途;第十八重狱,名陈莫。这十八重狱中,每一重分别作十八隔,从寒冰狱,到饮铜狱止,总共三百四十二隔,鬼王所说千百是总约的统计。

总之地狱都是人的恶业所感召的,人有了无穷无尽各式各样的罪恶,由自然的感召,也造成无穷无尽、各式各样的地狱了。受地狱的苦难、大小、重轻,也依他在世时,所作的恶业大小、重轻而定的。

【圣女又问大鬼王曰:我母死来未久,不知魂神当至何趣?鬼王问圣女曰:菩萨之母在生习何行业?圣女答曰:我母邪见,讥毁三宝,设或暂信,旋又不敬。死虽日浅,未知生处。】

(解)‘圣女又问大鬼王说:“我的母死了到这里来,还没有许久,不知道他魂神应到何种恶趣里去受苦?”鬼王就问圣女说:“菩萨的母亲生在世间时,习何种行业的?”圣女回答道:“我的母亲信邪见的,并且讥诮谤毁佛、法、僧三宝,设或暂时相信佛教,旋又不相信了,现在虽是死得不多日子,也已经不知道他所在的地方了?”

(释)圣女既知道地狱在此处,但是仍旧见不到他母亲,所以又要问鬼王了。魂是气的神,人死了,他一个不死的神魂,就是鬼。行是叫做进趣;业是人所造的善恶。造何种善,得何种善报;造何种恶,得何种恶报;报应分明,丝毫不差的。所以鬼王先要问明白了他母亲的行业,以便查寻。三宝,佛相端严俱备为佛宝;三乘圣教为法宝;出家修持为僧宝。

【无毒问曰:菩萨之母,姓氏何等?圣女答曰:我父我母俱婆罗门种。父号尸罗善现,母号悦帝利。】

(解)‘无毒又问圣女说:“菩萨的母亲姓氏,以及何种等级?”圣女回答说:“我的父亲和我的母亲都是婆罗门的种族,父亲号叫尸罗善现,母亲号叫悦帝利。”

(释)三代以前,姓氏分为二种的,用姓称妇人,以表其婚姻;用氏以分别贵贱,贵的有氏,贱的只有名没有氏。印土有刹帝利(五种)、婆罗门(净行)、吠奢(商贾)、戌陀罗(众庶)四姓。尸罗是梵语,我们叫性善,是说好行善道;善现是我们的华语。这名氏虽然好,但是存心不好,都是邪执谤正的。鬼王问清了行业,再问姓氏种族,那自然更容易查明白了。

【无毒合掌启菩萨曰:愿圣者却返本处,无至忧忆悲恋。悦帝利罪女生天以来,经今三日。云承孝顺之子,为母设供修福,布施觉华定自在王如来塔寺。非唯菩萨之母得脱地狱,应是无间罪人,此日悉得受乐,俱同生讫。鬼王言毕,合掌而退。】

(解)‘无毒合著掌,报告菩萨说:“愿圣者回返到本来的地方去,不要过于忧愁记忆你的母亲,也不必过于怨哀恋念你的母亲。你的母亲悦帝利罪女,脱离地狱,生到天上去以来,已经至今有三天了。天上下示,说是承孝顺的子女,为他母亲设供修福,布施觉华定自在王如来塔寺的功德。不但菩萨的母亲得脱地狱,应该在这无间地狱受苦的罪人,这一日都得受著快乐,俱同他生讫完了。”鬼王说罢,合著掌退去了。

(释)鬼王起先不知道是什么人,一听是悦帝利罪女,那就知道这位是大孝女,所以要合掌恭敬起来。因孝女有这样的大孝心,自然感动了佛,也自然感动天了,所以天下诏示,叫他的母亲上天去,连同地狱的罪人都上天去。你想孝的功德弘大不弘大呢?因此古人要说,‘百行孝为先’了。凡是孝,第一要随顺父母的心意,还要好好服侍他,使父母心中快乐。现在孝女起首,劝母信正道;中间,忆母为兴供养布施;末了,救母出苦上天;像这样的大孝顺,是从古未有的呀!

【婆罗门女寻如梦归。悟此事已,便于觉华定自在王如来塔像之前,立弘誓愿:愿我尽未来劫,应有罪苦众生广设方便,使令解脱。】

(解)‘婆罗门女,俄而如做梦一般的归来了。觉悟了这事情后,便于觉华定自在王如来塔像的前面,立了弘大的誓愿说:“愿我尽未来的劫数,为应有罪恶苦果的众生,广遍的设立便利方法,使令他们都能解脱应受的苦趣。”’

(释)寻是俄顷。因孝女本来在家里端坐念佛入定的,俄顷像做梦醒了一般,便悟到因果报应、业海地狱的种种事情,所以顿时便发起道心来。再到觉华定自在王如来塔像的前面,立下弘誓大愿,情愿尽未来劫,设方便法门,救尽一切受苦众生,在后再来成佛,以报觉华定自在王如来救度他母亲,脱苦上天的大恩德。

【佛告文殊师利:时鬼王无毒者,当今财首菩萨是。婆罗门女者,即地藏菩萨是。】

(解)佛告诉文殊师利说:‘这时候的鬼王无毒,就是现在的财首菩萨;这时候的婆罗门女呢!就是现在的地藏菩萨。’

(释)从前因文殊师利请问地藏菩萨的因地,所以释迦牟尼佛,就说这一段地藏菩萨未成道以前,行孝的事实来,使一切众生,知道广行孝道的功德,及种种行孝道的方法。地是万物所依据的,孝是无论贵贱万民所依此受用的,能行孝道,譬如能藏财宝一样,他的福德取用无尽的。可知道地藏二字,也是依孝顺立名的。财首名义,财是人所宝贵的;首是万行以布施为首。有了财方才可以布施,比喻广行孝道,如积财宝;广度众生,如大布施。

分身集会品第二

解)在有地狱的世界,所有一切地藏菩萨的分身,应召来集,成就法会,这是本经的第二品。

(释)因前品,佛说出地藏菩萨过去种种孝顺的因地,所以地藏菩萨,就来集会,亲自证明一切。分身,是菩萨修功德时,应众的机缘而化现的,他能将一身化出无穷无尽的分身来,像天上的月亮印入水中一样。现在他就将各处的分身,都会集了,到忉利天来见佛,虽是为作证,但也特地来领受如来的嘱付。

【尔时,百千万亿不可思不可议不可量不可说无量阿僧祇世界,所有地狱处分身地藏菩萨俱来集在忉利天宫。】

(解)这时百千万亿,不可以思想、不可以议论、不可以计量、不可以说尽,无量阿僧祇数的世界,以及所有地狱的地方,各处所有的分身地藏菩萨都来了,聚集在忉利天宫。

(释)亿数可以分作四等,十万为亿、百万为亿、千万为亿、万万为亿,现在把百、千、万、亿四数并列,就是指明万万为亿的数目。像这样的数目,已经算不清了,何况再加上不可思议的,无量阿僧祇世界的一狱一分身,都来集会呢?可知道世界尚难量,那地狱和菩萨的分身,还可以计算得来么?

【以如来神力故,各以方面,与诸得解脱从业道出者,亦各有千万亿那由他数,共持香华来供养佛。彼诸同来等辈,皆因地藏菩萨教化,永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解)以如来具有普遍神通威力的缘故,所以能把各方面的菩萨,以及诸位已得解脱的大众,还有从业道里出来的大众,都召集拢来的,也各有千万亿那由他的数目,都手持了香和华,来供养佛。他们同著地藏菩萨同来的一辈众人,都因得著地藏菩萨的教化,永不会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的了。

(释)解脱,有大小的分别,他们都得著不退阿耨菩提的解脱,就是大解脱了。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梵语翻出我们的文字来,阿,是无字;耨多罗三字,是上字;三字,是正字;藐字,是等字;菩提二字,是觉字;合起来,就是无上正等正觉。这正等,就是不邪不偏;觉,就是觉悟;能够不邪不偏的觉悟,就是具佛的智慧了。

【是诸众等,久远劫来流浪生死,六道受苦,暂无休息。以地藏菩萨广大慈悲,深誓愿故,各获果证。既至忉利,心怀踊跃,瞻仰如来,目不暂舍。】

(解)这诸大众等,自从久远的劫数以来,在生死的海里,随著业浪流转,在那六道轮回的受苦,没有暂时得著休息的。以地藏菩萨有广大的慈悲、深切的誓愿缘故,各人获到证得果位。既然到了忉利天,心怀都欢喜踊跃起来,很敬仰的瞻望著如来,目光都集中在如来,不肯暂时舍离到别处去。

(释)业浪,既有业海,自有业浪,众生忽生忽死,同海中一起一没的波浪一样的。人若不得解脱,终在生死海里随浪流转。你要得著解脱,不随流浪,那就要依地藏菩萨的教诫,得仗了菩萨的大誓愿,像他们一样的修成佛果。

【尔时世尊舒金色臂摩百千万亿不可思不可议不可量不可说无量阿僧祇世界诸分身地藏菩萨摩诃萨顶,而作是言:吾于五浊恶世,教化如是刚强众生,令心调伏,舍邪归正。十有一二,尚恶习在。】

(解)这时候,世尊舒放开许多金色的手臂,来摩那百千万亿,不可思、不可议、不可量、不可说阿僧祇世界,诸分身地藏菩萨摩诃萨的顶,而说出这样的话:‘我在五浊的恶世,教化这样的刚强众生,令他们顽劣的,都能调伏,舍弃邪道,归依正法,但是十分之中,还有一二份,尚还有恶习惯存在。

(释)舒是放大开化的意义,佛有如意通转变的神力,所以能将一母陀罗臂、一兜罗绵手,能够摩遍无量数,多得说不尽的分身地藏菩萨的头顶,直接慰劳安抚菩萨,也就是安慰我们的众生。世尊有智慧大悲二种性生,所以能设法调伏刚强众生,以戒律调伏我们的身;以定慧调伏我们的心;身心调伏,自然能弃邪归正了。但是还有一二份恶习未除的人,他要地藏菩萨,也同他一样的设种种方便,调伏他们,度脱他们。

【吾亦分身千百亿,广设方便。或有利根,闻即信受。或有善果,勤劝成就。或有暗钝,久化方归。或有业重,不生敬仰。如是等辈众生,各各差别,分身度脱。或现男子身,或现女人身,或现天龙身,或现神鬼身,或现山林川原河池泉井,利及于人,悉皆度脱。或现天帝身,或现梵王身,或现转轮王身,或现居士身,或现国王身,或现宰辅身,或现官属身,或现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身,乃至声闻、罗汉、辟支佛、菩萨等身,而以化度。非但佛身独现其前。】

(解)‘不但是要你地藏分身救度,就是我如来,也仍旧要分身千百亿,广大的设立方便法门去救度。或有敏利的根性,去说法给他听闻,使他即时信受;或已有善果的人,我就殷勤的劝他,就去成熟;或有呆笨暗钝的根性,我便耐性而长久的,想方法去感化他,使他来归依我正道;或有业障深重,不生敬仰心的,像这样一等的众生,也各各有差别的,我也要分身去度脱他们。或现出男子身、或现出女人身、或现出天龙身、或现出神鬼身、或现出山林川原河池泉井,都来利及我们众生,使我们都一齐度脱,在后方罢;或现出帝释身等,……菩萨等身,以去转化得度,非但只有佛身,独现在他们的前面。

(释)佛的法性是不动的,现在因为要度脱众生,自然要分身普现,委曲去就各各不同的根性,无论像化生、胎生的利根,湿生、卵生的钝根,都用口轮辩才,说种种法,去感化开示;甚至现化入于畜生、地狱等恶道去教化,并且情愿代为受苦;还更现出山岳,使人安居养道;现药物,治人病苦;现大川,使天旱不涸;现高原穴地,葬有德人的坟墓;现河池等,利益众生。

天帝,即是释提桓因,是地居的教主;梵王,初禅天,是大千的教主;转轮圣王,分金银铜铁,是四部洲的教主;居士,清净自居,爱谈名言;国王,是粟教王,各国分疆本邦内的教主;宰辅,是民众的教主;官属,即是官僚谋士一类;以上都是未闻道的,或现报身、或现应身,都给他们说法闻道。

以下都是已有道机的,比丘,是僧伽;比丘尼,是尼僧;优婆塞、优婆夷,翻华文,叫近侍男、近侍女,是喜欢亲近佛的男女;(声闻等注见前)佛便现作同类身份,去转化同伴。总而言之,世尊无处不入、无物不现、也无处不教化的。

【汝观吾累劫勤苦,度脱如是等难化刚强罪苦众生,其有未调伏者,随业报应,若堕恶趣受大苦时,汝当忆念吾在忉利天宫殷勤付嘱,令娑婆世界至弥勒出世已来众生,悉使解脱,永离诸苦,遇佛授记!】

(解)‘你瞧我经过许多劫数,勤劳辛苦,度脱像这样一等的,极难感化、生性刚强而专犯罪受苦的众生,但是还有一份未调伏的,只好随他去受所作罪业的报应;倘若他们堕落在地狱等恶趣里,受大苦难的时候,你应当忆念我现在在忉利天天宫殷勤付嘱你,要你令娑婆世界至弥勒出世已来的众生,都使他们解脱,永久离开诸般苦难,一直至于遇到佛给他授记方罢。’

(释)佛在过去无量数的劫中,因为要感化我们刚强的众生,曾舍弃了无数的妻子国城,还有舍弃的头目手足脑髓,比那高山大海加倍的多大,他这种种苦行,无非要调伏我们刚强众生,度脱我们苦难的众生;但是还有一部份业障深重不肯信仰的众生,仍旧照式的顽劣刚强、任性作为,只可以随他所作恶业去受种种苦报了。但是地藏你若瞧见他们受大痛苦的时候,你仍旧要度脱他们,令他们一一都证果成佛,这种种大责任,以后都要你负担的了。

授记,佛说给他叫授;果然与心相期叫记;比喻佛说××你在×年×月日时可成佛了,到时果然成佛,就是授记。

【尔时,诸世界分身地藏菩萨共复一形,涕泪哀恋,白其佛言:我从久远劫来,蒙佛接引,使获不可思议神力,具大智慧。我所分身,遍满百千万亿恒河沙世界。每一世界,化百千万亿身。每一身,度百千万亿人,令归敬三宝,永离生死至涅槃乐。但于佛法中所为善事,一毛一渧,一沙一尘,或毫发许,我渐度脱,使获大利。】

(解)这时候诸世界的分身地藏菩萨,听了佛的嘱付,都复并成一人了,流泪涕泣,哀哀的依恋佛前,对佛说:‘我自从久远劫以来,蒙佛接引我,又使我获得不可思议的神通法力,具得了大智慧,我所有的分身,遍满了百千万亿的恒河沙数的世界,每一个世界里,再化出百千万亿的分身,每一个分身,可以度脱百千万亿的人,令这许多人,都来归依敬信三宝,永久脱离生死苦难,直到得著涅槃的快乐。但是有人于佛法当中,所做的善事,无论你一毛一渧、一沙一尘,或者是只有毫发似的些许,我也渐渐的把他来度脱,使这人获得很大的利益。’

本文链接:地藏经原文白话文

上一篇:地藏经哪几品重要

下一篇:长期诵地藏经的好处是什么

相关阅读

  • 圣空法师讲解地藏经2019-07-26

    为什么要学习地藏经?因为这是生活,这是事相,当明白之后我们才可以在生活当中产生妙用与智慧...

  • 南怀瑾讲地藏经注解2019-07-26

    地藏经是集合了所有宇宙的力量,集合了所有佛,所有佛菩萨,所有天主,地主,鬼王,一切力量。...

  • 海涛法师讲地藏经2019-07-18

    地藏经现在是有很多的人在修行,但是能够体会到地藏经是讲什么的的师兄是不多的,那么师兄是可...